当人们最重要的生命权、生存权都需要用肤色来衡量时,这样的社会哪里谈得上平等,哪里还有真正的人权?两年前的5月25日,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压致

当人们最重要的生命权、生存权都需要用肤色来衡量时,这样的社会哪里谈得上平等,哪里还有真正的人权?两年前的5月25日,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压致
当人们最重要的生命权、生存权都需要用肤色来衡量时,这样的社会哪里谈得上平等,哪里还有真正的人权?两年前的5月25日,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压致死,全美随之暴发长时间、大规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浪潮,“我无法呼吸”成为美国少数族裔反抗本国种族主义的代名词。然而,两年来,系统性种族主义这一美国“灵魂上的污点”,仍是美国少数族裔实现人权的巨大障碍。正如《华盛顿邮报》近日所指出的:“(两年前)人们走上街头要求问责、正义和改革,呼吁肤色不应该成为伤害的目标。但两年过去了,进展微乎其微,非洲裔依然无法呼吸。”种族主义是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毒瘤,造成的少数族裔人权悲剧仍在继续。据《今日美国报》网站报道,在弗洛伊德被警察暴力杀害后的一年里,执法人员在美国又杀害了数百名少数族裔。民间社会团体提供的数字显示,2021年美国有266名非洲裔美国人被警察杀害,非洲裔美国人死于警察暴力的可能性“几乎是白人的3倍”。今年3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四十九届会议上,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表示,美国执法人员暴力执法造成的非洲裔美国人死亡人数持续居高不下,有关当局应采取切实措施,确保对此类事件进行调查并将肇事者绳之以法。种族主义是美国的制度性、系统性缺陷,体现在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美国斯坦福大学新闻网去年2月发表系列文章指出,在教育领域,有色人种儿童在学校受到更为严密的监视;在司法领域,有色人种尤其是非洲裔更容易成为执法人员的目标;在经济和就业领域,非洲裔等少数族裔从应聘职位到获取贷款都更容易遭受歧视。美国城市研究所指出,在美国,结构性种族主义将有色人种社区与向上流动的机会隔离开来,使有色人种更难获得高质量的教育、工作、住房、医疗保健和司法上的平等对待。《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在种族平等方面排名全球倒数第十位。种族主义痼疾加剧美国社会分化和撕裂,导致各种歧视、仇恨和暴力言行层出不穷。日前,美国纽约州布法罗市发生的针对非洲裔民众的大规模枪击事件震惊全球。从2015年美国南卡罗来纳州一处非洲裔教堂遭白人枪手袭击,到2019年得克萨斯州边境城市埃尔帕索发生针对拉美裔的大规模枪击案,再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反亚裔种族歧视甚嚣尘上,一系列事实都清楚地表明,美国的种族暴力犯罪呈现愈演愈烈之势。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近日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约32%的非洲裔成年人表示,他们几乎每天都担心自己会因为种族身份而遭到威胁或攻击。亚裔和拉美裔持相同看法的比例分别为21%和14%,白人的这一比例为4%。当人们最重要的生命权、生存权都需要用肤色来衡量时,这样的社会哪里谈得上平等,哪里还有真正的人权?联合国官员强调,弗洛伊德遇害这样的惨剧一再发生,说明系统性种族主义需要系统性应对措施,需要采取全面而非零碎的方法才能消解几个世纪以来根深蒂固的系统性歧视和暴力。但正如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问题特别报告员滕达伊·阿丘梅所指出的,对非洲裔美国人来说,美国的法律体系已经无法解决种族不公与歧视。美国国内政治日益极化,政府难以推出弥合种族裂痕的实质性举措。更有甚者,美国一些政客公然拥抱极右翼思潮,为白人至上主义推波助澜。美国领导人最近在会见布法罗市枪击事件受害者家属时承认,白人至上主义是一剂毒药,贯穿美国政体。但问题的关键是,目前美国的政治体系不但无法为系统性种族主义找到解药,而且在不断固化系统性种族主义。“没有种族正义,美国就不可能是一个真正的自由、民主社会。”在弗洛伊德被警察暴力杀害两年后,美国社会的系统性种族主义仍令许多少数族裔感到“无法呼吸”,这就是美国人权的现实。美国应正视自身深入骨髓的系统性种族主义,避免人权悲剧一再上演。《 人民日报 》( 2022年05月25日   第 03 版)责编:张靖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