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短视频、做家教、兼职翻译、开网约车……疫情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计划或正开展一门副业

拍短视频、做家教、兼职翻译、开网约车……疫情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计划或正开展一门副业
拍短视频、做家教、兼职翻译、开网约车……疫情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计划或正开展一门副业。一些年轻人通过合理规划在副业上尝到甜头,更多的则是因一时冲动,让副业变成“负”业。招聘网站前程无忧2021年发布的职场人副业调查显示,拥有副业的职场人中,有一半其副业收入不到主业的20%,仅有约6%的受访者表示副业收入高于主业收入。一些年轻人不仅没有在副业上赚到钱,反倒“花钱买教训”。(6月10日《海南特区报》)在主业之外发展一门副业,以前是一些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的需求,目的在于通过干副业增加更多收入,以更好地养家糊口。如今却成为一些年轻人的硬性需求,不管是因为意识到本职工作不稳定,试图通过从事副业探索不同发展途径,还是想要通过副业延伸自己的兴趣爱好、练就更多工作技能,以及通过副业获得更多收入,降低生活压力,其实都是一件好事,体现出一些年轻人勇于突破、敢于尝试,追求职业发展的更多可能性,或体现出一些年轻人不屈从于现实,自强不屈,以奋斗之姿追求实现财务自由。“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是千百年来古人给我们留下的谆谆教诲。无论顺境逆境,无论贫穷富有,奋斗才是唯一。在主业之外,寻求一个副业,不断激发一个人的学习、劳动甚至创造潜能,有利于个人价值的最大化实现,不管最终能否为未来谋得求一条好出路,不管最终能给自己带来多少收入,至少能使自己的工作与业余生活多样化、丰富化,从而更加充实。追求副业,总比一些人得过且过地将就,业余假装舒服地躺在床上睡觉、玩手机,“啃老”或寅吃卯粮,用花呗、借呗、信用卡等过日子要强许多。虽然副业可以有,但“副业焦虑”不必有。开展副业是个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有则幸,无则不强求,既要考虑时机,也要考虑自己的能力,还要充分考虑所从事副业的市场前景。换言之,副业是水到渠成的产物,不能脑袋一热,就往里面扎。一些网络平台总是制造“副业焦虑”,实质是贩卖“配音”“编程”“剪辑”等速成班,并以“低门槛”“高回报”的诱人旗号招揽学员。如果不加甄别,就头脑一热加入,势必“入坑”,结果被副业“割了韭菜”,副业变“负”业。因此,开展副业切忌急于求成,盲目跟风。此外,开展副业要坚守两个基本原则:一是合法原则。不能做违法或打法律擦边球的事情。比如公办教师有偿补课是被明令禁止的行为,不就能冒着丢失“铁饭碗”的风险从事有偿补课;二是“主业为重”原则。开展副业的前提,是在努力深耕主业的基础上,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而不是为了开展副业而荒废了主业,做好当下的主业,才能为发展副业提供支撑,这也是才是有组织、有纪律的表现,对用人单位才公平。如果副业最终干得比主业还好,不妨退出主业,让其他人在这份主业上更充分地体现劳动价值。为防止在副业上只落得个“花钱买教训”的结局,开拓副业需制定清晰的计划和目标。从事传统副业还好,只要出工出力,有付出基本有回报。但像从事开网店、玩自媒体、拍短视频等新型副业,必须考虑能否实现预期目标,即使拿钱学习了技术,也可能只学到皮毛,根本不能达到行业的准入门槛。正如一位年轻人所说,近几年短视频行业火热,身边不少年轻人尝试通过拍摄短视频走上致富的道路,一些人看着某类视频火,也跟风去拍,殊不知大家都在拍,市场早已饱和,最终发出去的视频根本吸引不了流量。实际上,最好的副业,是能够有效利用自己主业的知识和技能。立足自身所能的副业,不存在不靠谱、会入坑的问题,在副业中积累的知识、技能与经验,还有助于促进主业更精进。